CZZC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新区研究 >> 科研成果 >> 正文

第四十一期 海上丝绸之路与舟山群岛新区
2016-07-03 19:51   审核人:

海上丝绸之路与舟山群岛新区

 

张继军

 

       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冯·里希托芬在十九世纪末将“丝绸之路”古代连接欧亚的交通路线命名为“丝绸之路”。这一命名恰当地表达了人类交流史上的一个奇迹:有据可查的是,丝绸是中国和西方交流的第一种商品,仅从丝绸曾风靡于古罗马的这一事实上看,经丝绸之路传输的货量具有相当的规模,运距在七千公里以上,沿途自然条件险恶且多为荒芜人烟的地带。我们可以由此感觉商贾旅人的坚定的意志和不懈的努力。商品与人员的流动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程。

 

        一、丝绸之路是东西方贸易的大动脉

       考古发现,欧亚之间存在着多条相互交织或平行的路线,既有陆路(如北路和南路),又有海路,拥有一个相同的出发点或目的地——中国。丝绸之路不仅是商路,也是政治、文化、宗教思想的传播之路。陆上丝路在唐朝时期达到巅峰,但到了明清时逐步走向衰落,湮灭于大漠黄沙中。从这时起,欧洲与亚洲的海上联系趋于密切。陆路的衰微与海上丝绸之路兴起之间有着因果难分的关系。但明确的是,海路发展成为洲际间交往的大动脉,开始改变世界。首先,海上丝路是建立在香料之路基础上的,阿拉伯商人、威尼斯商人由海路通过红海和波斯湾将东南亚产的香料运至土耳其、埃及之后经陆地再运往环地中海国家。而后在唐、宋、元时期主要由阿拉伯商人将航路延长至中国,中国商品如丝绸与陶器等成为重要的交易商品。

       贸易对亚洲与欧洲影响至关重要的时期还是出现在16世纪。西班牙和葡萄牙均是觊觎东方的财富是他们从事海上冒险的动机之一。亚当·斯密将哥伦布和达伽马的航行当作人类史上的最重要的两次壮举,但这两次是有着不少的相同点,其一是他们拥有共同的出发点,均要寻找前往中国的新航路;其二是殊途同归,他们开辟的航路不断延伸,在不到百年的时间连接起来,构成全球贸易圈。欧洲主流学者认为,欧洲在此时期的兴起得益于形成了一种促进经济增长的产权制度。但无论从培根的观点,欧洲的发展得益于“火药、指南针、和印刷术”,还是新航路给欧洲带去了巨大财富,我们都可以看到中国对欧洲的发展做出了直接的贡献。

      欧洲获得财富的方式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葡萄牙开始通过海路与中国直接交往时,明朝经济仍相当发达,占据着世界的经济中心(弗兰克、彭慕兰、谢和耐),是丝绸、瓷器、麝香诸多令世界着迷的产品的原产地,而欧洲人的货物一般在亚洲没有市场。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主要靠新的贸易形式和金银等贵金属,尤其是白银,打开了中国的大门。

 

      二、西方开始关注新的贸易方式

      葡萄牙人还依赖于新的贸易形式,如海路收税和居间贸易:前者可使欧亚海路上的各个贸易据点获得收入,至少得以维持;后者帮助葡萄牙商人一改那种根据本国市场寻求商品的传统贸易方式,不满足于将活动控制在货源与自己国家的市场之间,而是在各地寻找供需要求,从而获得商机。弗兰克称“欧洲人的货物主要不是欧洲产品,而是中国的瓷器和丝绸。”正是葡萄牙人创新了贸易形式才导致这一奇特现象的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十六世纪葡萄牙人在拓展海外市场时绝非单纯的贸易活动:为了利益,他们将建立与维持海上航线放在首位;利益又促使他们审时度势,在非洲文明难以与其抗衡时,便无视他族的存在,宣称“发现”新的土地,并以此占有土地。在那里,他们开垦种植园,用武力抢夺他人的财产,甚至将他人商品进行贩卖;在亚洲又是另一种态度,他们先以暴力屠杀伊斯兰人和印度人,而后在难以武力取胜的情况下,则采用贸易的方式,通过贸易获得财富。他们最初是通过将商品运输回国而获利,但后来发现在不同的地区间也存在着贸易的可能性,一部分商人转而进行了居间贸易。贸易的多元性与多样性得以呈现,这也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发展。

 

      三、双屿港:世界上最早的“自由港”

  公元1526年(明嘉靖五年),葡萄牙殖民者侵占了舟山六横附近的双屿港,作为走私贸易的基地。从此一直到1548年的二十多年期间,中国商人、葡萄牙和日本等国商人在此频繁出入,达数万人之众,每年在此的贸易额就达300万葡元以上。双屿港可以说是事实上最早的“自由港”,与世界公认最早的意大利热那亚湾的里南那自由港(公元1547年)相比,还要早几年。

窗体底端

 

 

打印    收藏
上一条:我校黄建钢教授首提“杭州湾文化”概念
下一条:第四十七期 舟山群岛新区争当“海上丝绸之路”排头兵的建议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7 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电话:0580—2267345

地址:浙江省舟山市新城长峙岛海大南路1号

智者慧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