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ZC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新区研究 >> 科研成果 >> 正文

构建“舟沪台特自区”和构筑“西北太自贸区”
2016-07-03 19:46   审核人:

 

构建“舟沪台特自区”和构筑“西北太自贸区”

——由“TPP谈判”所想到并创新的

 

黄建钢

 

“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究竟可以“探索”一个怎样的“自由贸易园区”,不仅是一个实力问题,更是一个思路问题。关键在于,如何发挥舟山群岛新区的区位优势?

自然有一个舟山群岛新区的区位优势究竟在哪里的问题。应该自然地想到,它的北面有上海而南边有台湾的优势。这就有一个如何挖潜和发挥上海和台湾的各自优势来为舟山群岛新区发展的问题。要充分看到,经过20余年的发展,“台海两岸”关系也已经到了一个必须转型升级的阶段。如果再不转型升级,两岸关系就会进入一个麻木期甚至僵化期。现在的问题是,转型升级的方向和方面以及层面和程度怎样,以及怎样才能完成转型升级?这其实是在挑战和考验中华文化的智力和智慧。其智慧的方向有两点:一是如何“和而不同”,二是如何“推陈出新”。能否创新和出新一个两岸民众和政界都能认可和认同甚至赞同和接受的制度设计,来凝聚两岸人们的心理取向和心理资源,从而使得两岸民众可以获得更大的平台、机会和利益,是核心和重点。

应该从“TPP谈判”中得到启发。“TPP谈判”是当前国际社会的一个新的焦点和热点。由于美国的参与,这个本由新加坡等5个原始国发起的国际经济战略组织正在变得风行起来。尤其当日本也加入了“TPP谈判”和韩国也在考虑加入“TPP谈判”的时候,就形成了对“台海两岸”关系和东海关系的新压力和新挑战。由此得到感悟:完全可以模仿新加坡原创了一个“TPP”,“台海两岸”以“台海”为基础再创一个另外的、新颖的和更高级的“自贸区”形式,进而以一个崭新的姿态来介入世界经济的运行和发展。

这就是“西北太自贸区”。这是用整体思维和组合思维对应台海两岸关系发展瓶颈问题的一个探索。不要把“自贸区”当作纯经济的概念来看待,它其实还是政治的一种载体。它一般具有“一石二鸟”的效果:一方面可以发展两岸经济,另一方面还可影响区域甚至全球经济。

 

一、“西北太”:一个崭新经政概念

经济和政治上的“西北太”也是最近才出现的一个新概念。它第一次出现在国家通讯社报道中是在2011年7月7日,并且是在相隔仅3小时的两篇报道中都提及到的一个新概念。报道涉及的是对中国大陆新批准设立的“浙江舟山群岛新区”战略意义的理解。其实,要把“浙江舟山群岛新区”打造成为一个“面向环太平洋经济圈的桥头堡”的规划就是这个“西北太”概念演绎的结果。

与这个区域早期的“远东”、“东北亚”和“亚太”概念不同,经济和政治上的“西北太”概念,不仅是一个“海洋世纪”的“海洋思维”的产物,而且还是一个超越“亚洲思维”的“陆地思维”的结果。它不仅包括了一些纯亚洲国家:而且还包含了准亚洲国家,如俄罗斯;并且还包括了非亚洲国家,如因关岛和夏威夷的美国;以及还包括了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白令海峡,等等。其中,名词和名称的不同意味着概念和理念的不同,以及内涵和机理的不同。

“西北太”概念的提出既符合“全球化”的潮流,又吻合“海洋化”的趋势。它既是把“海洋”放在价值核心进行审视的结果,又是从海洋的角度对这个区域进行重新界定的产物。世界已经从一个“地球”状态进入了一个“水球”状态。所以,中国必须高度重视这个以“海洋”命名的区域,并且还要以主人翁的姿态和态度来积极地加强对这个区域的构想、建设和运行。

 

二、“西北太”区域:发展潜力巨大

“西北太”已经有较好的崛起和发展。开始是日本的崛起,以1964年东京奥运会为标志。中间是韩国和中国台湾的崛起,以1988年汉城奥运会为标志。近来是中国大陆的崛起,以2008年北京奥运会为标志。但与老牌发达国家相比,与资源发挥的程度相比,“西北太”还具有很大的活力和潜力。尤其是在这个区域的人们还处于一个“很想发财致富”状态的时候,更是如此。所以,对台海两岸的状态不可忽视:一方面是中国台湾,曾经是“亚洲四小龙”的“首席”,余威依在。另一方面是中国大陆,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惯性十足。

但是,审视这个区域的发展潜力则需要从更大范围和更深层次上去理解,应该看到如下的潜力:一是中国大陆西部的自然资源潜力巨大,在地理上,还有很多的稀有矿藏资源在那里有很大的已知和未知的储量。二是中国大陆整个的社会资源潜力巨大,在心理上,数量众多的人口还有难以估量的能量没有发挥出来。三是朝鲜的市场资源潜力巨大,在市场经济上,至今基本还是一块处女地,“市场经济”的程度很低,还可以有“自由经济”和“市场经济”两个阶段发展的余地。四是北令海峡的资源巨大,在战略重视程度上,由于北通北冰洋,随着北冰洋的融化,会越来越重要。它将是太平洋北部通往大西洋北部的最近航线,何况其洋底还有已知和未知的很多资源。五是东俄罗斯的资源,在已知的能源资源上,可以与加拿大媲美,但基本处于尚未开发状态。

正是认识到了这种资源的潜在性,历来具有战略眼光和思维的美国人和俄罗斯人近来才会在关注、参与和干涉这个区域的事务,如俄罗斯对“南千岛群岛”的不放手和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的提出和运作。

 

三、“西北太”:自贸态势正在形成

经过100年的发展后,“西北太”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第三极已经有40年的历史。人类经济从国别经济的范围进入国际经济的范畴经历了“地中海第一极”的阶段和“大西洋第二极”的阶段。但对此第三极的地位和作用,现在还未引起学界和政界的足够高度的重视。其实,人们一旦对这第三极重视了,提出“西北太自贸区”的概念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作为世界经济发展的第三极,“西北太”的发展已经经历了170年的历史。其中,有如下四个阶段值得关注和对策:(1)1840-1895年之间的“觉醒阶段”。让这个区域觉醒的是英国人。英国人发动的鸦片战争最后在日本开出经济发展的果实,主要是英国人把一种“海洋思维”根植在了日本人的思维之中。(2)18951945年之间的“形成阶段”。把这个区域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和推进的是日本人。日本人从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开局,到1945年二次大战战败的结束。其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也即1938年11月提出了一个具有战略构想的“大东亚共荣圈”《宣言》。(3)1945-2011年之间的“崛起阶段”。让这个区域发展起来的路径就是“自由贸易”,而促进这个路径实施的是美国人。其标志是,作为一个整体不仅是整体的崛起,即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和中国大陆的先后和相关地崛起,而且还是一种至今依然保持着很强的劲头和势头的崛起。(4)2011年之后的“发展阶段”。其标志不仅是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几乎都处于了一个低增长的平缓发展阶段,而且中国大陆也将在不久进入类似飞机“平飞”的阶段。其最主要是人们的心理已经在发生与“崛起阶段”有很大不同的变化:普遍地由物质欲望膨胀提升进入了一个精神追求和制度创新的层次和层面。

中国大陆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重视这个区域的整体运作问题。其标志有:(1)“上海合作组织”前身“上海五国会晤机制”在1996年的建立。(2)中日韩渔业协定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于1997年和2000年分别重签和签订,并分别于2000年和2001年生效。(3)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2008年底提出的关于“两岸共同参与亚太事务”的精神。(4)台海两岸ECFA的签署。(5)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的展开。(6)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批准。(7)舟山新区“探索自贸园区”规划的确定。由此可以看到,中国大陆中央已经很具有“自贸意识”,只是还没有找到介入和创新“自贸体制”的思路和路径。

 

四、“西北太自贸区”:很必要很重要

要记住毛泽东的一句名言:“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所以,能否建成“西北太自贸区”的关键在于,怎么建?而怎么建的关键又在于想不想建。而想不想建的关键则在于,对其必要性和重要性有没有看透和想透。

要充分认识到现在国际形势的基本态势。目前,支撑国际形势和态势运行的制度还是二战后国际格局及其机制和态势的量的延续。但二战后形成的国际格局及其机制和态势已经达到了一个“饱和”状态,基本处于一个想法想尽和办法用尽的状态,亟需一种新的质变国际格局来代替已经显旧的态势。这就需要创新一种崭新的运行机理、机制、方式和方法,以引领国际和世界朝着良性和良好的方向发展。这是之所以要创新一种新的自由贸易体制的缘由。但至今的自贸区都是别人和他人创新和创造的,都只是“台海两岸”想着和参与的,如“东盟”、WTO,等等。由此只能说明,“台海两岸”至今也只是一味地被动地被国际潮流裹挟着而行走的。但如果想要走在国际潮流的前列甚至引领着国际的潮流,“台海两岸”就必须打造一个既类似于“关贸协定”、WTO、TPP、APEC的组织或谈判形式,又体现了中华传统文化特性的新兴经济增长区域,从而成为一个世界经济政治关注和投入的新区域和新领域。中华文化的智慧性一定是要用在主动地参与国际和世界的经济和政治的运行和发展上,才会显示出其特有的风格和风采来。

为此,“台海两岸”要充满自信且智慧地创新出一个崭新的“两岸自贸区”来。其中,只有在创新了一个崭新的“两岸自贸区”,“台海两岸”才会在国际和世界经济的运行中有话语权和主动权。而在当今的经济、政治和社会运行中,具有话语权是最重要、最关键和最战略的。其中,能否打造一个在运行方式上都领先的崭新型的“自贸区”是关键。然后,再由它去影响甚至引领“TPP”的构筑式谈判。已经不能再“看狼共舞”了,而是不仅要“与狼共舞”,最好还是要“领狼共舞”。不仅只是简单地参与谈判,而是还要干预谈判甚至主导谈判。现在的问题是,相比新加坡等五国创新了“TPP”来说,“西北太”还是普遍地缺少了一种智慧性的自信。这是与这个区域自进入近代以来一直处于“被裹挟”的状态有关。相反,在自信方面,新加坡则走在了整体亚洲甚至世界的前列,从而不仅与国际化和全球化接轨了,而且还引领了世界的国际化和全球化的新潮流。

 

五、两岸应合打崭新“两岸自贸区”

能形成“西北太自贸区”核心的只有“台海两岸”。其原因是,其它国家只有一个政治主体,而中国在台海两岸却有两个政治主体,虽然主体的程度有所不同。其中的“台海海水”不仅连结了两岸,而且还连结了“西北太”区域里所有的海洋国家和地区,从而使得这个区域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关键在于,如何发挥“台海两岸”各自的优势和资源。

1、大陆太大了

在策划“台海两岸”合作的方案时,首先面临的就是一个“大陆太大,台湾太小”的问题。其中,还要考虑到“自由贸易”对庞大和复杂的大陆社会可能会带来和造成负面作用和效应的问题。中国大陆30余年的历史在充分享受到改革开放“正能量”的同时,也已经经受了一定程度的“负能量”的影响,如浮躁急躁、急功近利、唯利是图、谋财害命,等等。如果再加上和加入更高程度的“自由”,社会运行的“负面效应”就会更加剧烈。这就要求“两岸关系”必须在“抽象两岸”的前提下再进入一个“具象两岸”之中。这就需要发展一个崭新的“具象两岸”。这就是“海西”和“海东”的关系以及“海北”和“海南”的关系。

2、台湾可先行

台湾不仅已经国际化,而且与日本、菲律宾和美国有很好的沟通和贸易关系。大陆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朝鲜半岛有比较良好关系。所以,要组织“台海两岸”来共同组建一个TPP谈判团,并以台湾作为“两岸自贸区”的主代表首先参与“TPP”的谈判,是一个大胆的构想。这既是两岸合作的一个新起点,又是给台湾的一个“大礼包”,更是给台湾民众一个国际的尊重感。如果在此基础上再来发展“两岸关系”,就会是一个“顺其自然”的态势。等谈好了,回来“台海两岸”再兄弟协商;或者是先“兄弟协商”好一个框架结构,然后台湾再代表两岸去参加“TPP”谈判。

3、两岸自贸区

不仅要看到“自由贸易”对“台海两岸”的作用力和影响力,而且还要看到“自由贸易区”对“台海两岸”的超脱和超越。它主要是超越了“两岸关系只为两岸”的僵局。由此走出的一条路径就形成了一个两条路同时并进并且分进合击的态势。它也是国内矛盾难以缓和走向或者转向国际的一种表现。这就要求“台海两岸”要先打造一个“两岸自贸区”,但其顶层设计不能仅限于两岸,要对准包含台海两岸在内的西北太区域。它要为推动和完善“中日韩自贸区”做出贡献。然后再与“上海合作组织”结合与合作。

4、舟沪台特自区

“两岸”有大小之别。“抽象两岸”或“大两岸”是指大陆和台湾。“具象两岸”或“小两岸”又有两个:一是“海西”和“海东”的两岸,二是“海北”和“海南”的两岸。一般比较重视“海西”和“海东”。但对“海北”和“海南”几乎还没有概念。大陆中央在“海北”的上海和舟山已有布局:已经批复的上海自贸试验区和已经规划的“舟山自贸园区”。这为在上海、舟山和台湾一线形成一个“特自区”奠定了基础。与当初上海“凸起”然后把早先已经发展的南通和宁波为两翼一样。在这个“特自区”中,舟山的地位将会凸起,成为其中的核心和中心,而把上海和台湾作为两翼。然后再在此基础上形成一个“环东海自贸区”连接日本和韩国,然后再形成一个“西北太自贸区”,连接美国、俄罗斯、朝鲜、菲律宾,等等。

 

关键是,“台海两岸”如何把两岸共同的ECFA尽快地转型升级上去。ECFA是“两岸自贸区”的基础和前提。这就需要“台海两岸”都需要打造一个经济运行和社会管理的“升级版”,然后再相互兼容。在两岸的合作中,是各有优势和各有劣势的。也只有在各有优势和劣势的情况下,双方才会有合作的可能性和现实性。如同“一方是瓶子而另一方是盖子”一样。所以,对TPP谈判,参与比不参与要好,早参与比晚参与要好,多参与比少参与要好,主动参与比被动参与要好,研究性参与比参与性研究要好,合力性参与比分力性参与要好,等等。

此构建虽然从表面看只是“自贸区”一个经济概念和关税问题,但实际却是一个“台海两岸”关系的思想解放、理念突破和理论创新的问题。其中就涉及了一个对“自由贸易”、“两岸关系”、“合作方式”、“统一进程”、“国家形态”、“和发理念”和“文化传统”等理论问题的思考。其实,这些问题的态势在最近50年中都不同程度地已经在发生急剧和急促的变化。现在的这些态势与二战结束之初所形成的状态几乎已经面目全非。没有对这些问题的深入、深刻和深邃的了解和理解,要想突破框架和桎梏从而创新和出新则是几乎不可能的。

特别是进入操作层次和层面,又需要一个整体思维和整体运作。但要实现这个创新的构想,就不是“台办”可以单独办妥和办成的,而是要靠整个中国大陆政府的综合实力以及中华文化的智力和智慧才能最终办好和办妥的。

 

 

打印    收藏
上一条:第四十七期 舟山群岛新区争当“海上丝绸之路”排头兵的建议
下一条:第四十期 海上丝绸之路与历史的舟山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7 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电话:0580—2267345

地址:浙江省舟山市新城长峙岛海大南路1号

智者慧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