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ZC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新区人物 >> 中心成果 >> 正文

“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国际化发展过程探讨
2017-01-03 14:34 钟凯凯  城市探索 审核人:

窗体底端

【摘 要】舟山群岛城市国际化发展是新区建设的题中应有之意,也是建设中面临的一项紧迫任务和重要课题。笔者深入分析了“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国际化发展的过程,提出了“集装箱”、“反应锅”和“幅射源”这样三个发展阶段的设想。

 

【关键词】浙江舟山群岛新区 国际化 阶段

 

       2011年3月1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的决议,纲要明确提出要建设“浙江舟山群岛新区”,舟山成为继上海浦东新区、天津滨海新区、重庆两江新区后,第四个被国家冠以“新区”的区域,也是我国首个群岛新区。《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的批复》(国函[2011]77号)中给予“浙江舟山群岛新区”明确的定位:陆海统筹发展先行区、浙江海洋经济发展先导区、海洋综合开发试验区、长江三角洲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城市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先驱,在某种程度上是国家综合实力的代表和象征,在政治、经济、社会及文化等事务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担负着国家海洋经济破题重任,以港口和群岛为主要特色的“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建设, 港口的外向型、海洋的广袤性、开放性和流动性,决定其必定要走国际化发展道路,实施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战略,加快融入全球城市体系,走到国际舞台的前沿,占领战略高地。因此,国际化发展是建设“浙江舟山群岛新区”题中应有之意,也是建设中面临的一项紧迫任务和重要课题。

 

      国际化是一个城市逐步建立广泛的国际联系,参与国际经济循环和社会文化交流,加速与世界融合的过程。在这个成长过程中,有其内在的规律,但没有一成不变的模式。现对“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国际化发展的过程提出以下三个阶段的设想:

 

一、第一阶段:集装箱

 

      舟山现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大发展时期,要实现国家的战略意图,实现又好又快的发展,仅仅依靠本土的资源、智慧和力量远远不能满足要求。舟山要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胸怀,以开放、合作、共荣的姿态,纳天下英才、集发展要素,使海洋事业发展的各种要素和能量在舟山这个地域内聚集,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集装箱”。这些要素包括人才、知识、科技、信息、资本、商品、物资、政策等,这些要素的来源不仅是全国的,更是全球的,要真正成为全球体系中的具有巨大吸引力的“黑洞”。发挥“正反馈”机制作用,加速集聚各类要素,促进要素间的累集,形成一种良性循环。在这些要素中,最为重要的是人才、政策、信息等。

 

1 、人才海洋事业大发展,人力智力是关键要素。

 

       只有加速人的流动才能带来资金、物资、信息的流动。国际化城市是高端人才的荟萃之地,要有能力吸引和挽留技能型国际移民,成为专业人员、经理人、官僚等的迁移目的地。这些外来移民服务于跨国公司、国际行业组织、各种政府机构、商业机构和非政府组织,以世界为活动舞台,其背景、文化等呈现多元化趋势。随着这些人员数量的增加,将形成一个“跨国资本主义”[1]的社会阶层,他们从全球经济联系中受益,其作用在于全球资本体系的增值,它的文化是国际包容性的,它的意识形态是消费主义的,它的社会形态强调法律框架下的自治。舟山优美的环境、适宜的气候、旖旎的风光、清新的空气,具有吸引这些“高官、高管、高知”的自然条件。关键在于营造一个开放、宽容、自由、多元、个性、富有活力,能够激发人的想象力和创造欲的人文环境,打造一个对技能型国际移民具有吸引力的“大融炉”。为活跃于舟山的各路“神仙”提供一个公平竞争、平等交易、自愿合作的制度环境。要淡化意识形态的控制,强化公共社会的治理,创造良好的居住、交通、文化娱乐场所、社区生活和自然生态条件的城市宜居环境。理解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的文化风俗、宗教习惯等,在尊重差异的前提下,培育一种自觉的社会责任感和新型城市的归属感。

 

2 、政策改革开放后我国社会结构总体变迁路径为:从“总体性社会”向分化性社会形态转移。

 

      “总体性社会”指国家政权不但支配中国政治领域而且支配经济、文化、教育等一切领域。整个社会高度政治化,政治的原则和逻辑无孔不入地贯穿、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空间,“国家垄断着绝大部分的稀缺资源和结构性的活动空间”[2]。分化性社会指政治、经济、社会领域逐渐分离,党的权力、政府的权力逐渐缩小,经济领域和社会领域在政治的统治下慢慢“解放”出来,政府将一些“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物逐渐放手让相关领域承担。换言之, 其发展趋势是“国退民进”, 而其发展过程走的是一条“摸着石头过河”的“渐进式”之路。“摸着石头过河”意味着没有现成的方式可寻,需要积极探索。“渐进式”意味着改革是在原有体制框架下率先发展新体制,培育新力量,并逐步从局部扩散到全局。在这个过程中,政府的政策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政府在哪些领域退出、退到什么程度为止、退却的程序如何等都是关乎改革成功与否的关键问题。“在我国这个政府主导型的社会中,政府掌控着汲取、动员和调配一切社会资源的权力。因此,政府的管理体制与治理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社会经济发展的走向”[3]。国家给予“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建设“先行先试”的政策允诺,并要求充分发挥其示范作用。如何把握经济领域、社会领域作用的界线,用好、用足政策资源,放大政策效应,是地方政府制度创新的广阔空间所在。地方政府的制度创新应主要体现在:有机结合市场机制和政府调控的作用,使政府之“有形手”与市场之“无形手”紧密配合,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充分发挥作用。既要强化政府引领和协调作用,又要激发民间的创造力和市场的活力,更要发挥社会的自治力。这是因为:首先,海洋事业发展是一个异常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其过程涉及各种要素的集成、转化、扩散、应用,这个复杂长链的各个环节属于社会领域,主要取决于人类组织的有效性。要发挥我国体制的特长,强化综合协调功能,使各种要素的集成产生最大效益。政府要在规划引领、空间功能布局、政策导向,公共产品的生产与服务等领域充分发挥作用。其次,海洋事业发展是一个未知的领域,对未知领域的探索主要取决于微观主体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要充分发挥市场经济模式对于激发微观主体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的非凡功效。再者,在科技创新、文化创意等纯技术领域,遵循其内在的规律和逻辑, 政府尽量少干涉, 避免“下猛药”、“打强心针”等急功近利的做法,创设一个宽松、自由的外部环境,相信其自组织力量,充分发挥其自治力。这样,通过国际化的发展手段,加快政府管理创新和治理方式转变,实现社会结构转型的深刻变迁,达到城市发展的政治性、经济性、文化性、社会性成长的高度统一。

 

3 、信息高容量的信息流动是城市国际化的重要标志之一,城市国际化就是提高其信息交换和处理能力的过程,只有便捷的通讯才有可能成为控制中心。

 

       舟山要成为海洋资讯的“集散地”, 全球信息网络中的关键节点,就要化大力气建设海洋信息公共服务平台,这种公共产品的生产依靠市场机制是无法实现的,政府要切实承担起这种公共产品生产的责任。只有这样,才能为众多主体的交易、合作提供方便,为海量信息的流转、要素的集成创造良好的条件。

 

二、第二阶段:反应锅

 

     “反应锅”是“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国际化发展的第二阶段,也是决定其成功与否的关键环节。不仅要将海洋开发的各种要素得以集聚,更要使这些要素之间发生作用。让舟山这个地域空间成为一个真正的“反应锅”,使各种要素在其中加速流转,进行各种复杂的化学反应,产出“倍增效应”,这也许是未来创出“舟山模式”的核心机制所在。仔细分析这些可能产生的化学反应,大概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化学反应是产生知识联系。在原创性的基础研究、基础应用研究、应用研究、产品开发、产品生产到市场营销各个环节,有着完全不同背景的各个主体积极地互动,产生知识链接,生产出新的知识,并创造出具有商业价值的新产品,形成海洋新兴产业。这种知识密集型产业不再以传统的学科为界限,而是以社会和经济为导向。这种知识联系是高度弥散化的,没有固定不变的扩散路径。大学是知识生产的源头,是发生这类化学反应的中心场域,并通过高度发散的,网络状的链接,将科学知识迅速扩展,漫延到整个社会,成为先进的生产力。如果这样,舟山将成为海洋领域“知识社会化”的试验场,它将改变知识生产的模式,对世界的科技发展、经济增长产生重大影响。第二类化学反应是全球资源的嫁接。这里的资源不仅仅是经济全球化意义下的产业分工,而是比其有更广泛,更深刻的内涵。这些资源通过各具专长的国际化人才的链接、吸附和营销,嫁接到舟山这个空间地域中并扩散到世界各地。在这类化学反应中,其核心组织是国际性组织,通过全球化网络节点而迅速地扩展,产生革命性的力量。在促进这两类化学反应发生过程中,人的因素起关键作用,人是各种化学反应的主要载体。一般来说,那些敢于做远距离长时间移民的人,大多是不安份的人、积极寻找机会的人、有创造欲望的人, 因而是某种意义上的勇者和智者。这些受过各种专业训练、服务于世界上各种组织的人之间具有显著的差异。人群之间的异质性越强,所产生的刺激也越大,激荡作用也就越强。这些具有“冒险者”精神的各路“神仙”集聚在舟山,在利益的驱动下,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产生剧烈的化学反应,其结果使知识联系更加深入、资源嫁接范围更加广泛。

 

三、第三阶段:幅射源

 

      “幅射源”是“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国际化发展的高级阶段,也是城市国际化发展和演进的重要机制。伴随着信息革命的发生和发展、工业社会向后工业社会的转型、经济全球化趋势的不断加强,呈现出这样的趋势:生产和控制出现分离,生产分工进一步细化,地点更加分散;但控制地点却进一步集中,落户于城市。其结果形成了两极分化的地区,即“头脑地区”和“躯干地区”。“头脑地区”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神经中枢,把握着产品的投资、开发、设计、定价、销售等关键环节上的最终决定权[10],成为擢取世界价值的工具。舟山要顺应时代发展的趋势,将潜在的区位优势变成独特的空间效应,成为长三角外向型经济的连接点、国家战略物资的控制中心、东亚事务的一个关键结点,海洋全球事务的中心,成为幅射和影响周围区域的一个扩散高地,在全球体系中发挥超越国界的重大影响力和控制力。

 

        总之,“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现正处于一个全新的发展起点上,国际化是加速其发展的有效路径。从要素集聚(集装箱)、到反应发生(反应锅),直至形成中心区域(幅射源)则是舟山国际化发展过程的形象描述。

 

参考文献

 

[1]苏宁. 世界城市理论综述与启示[J].上海商学院学报,2010(11):71.

 

[2]孙立平、晋军等.动员与参与——第三部门募捐机制个案研究[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6.

 

[3]马斌. 政府间关系:权力配置与地方治理——基于省、市、县政府间关系的研究[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9:002.

 

[4]中国工程院、国家开发银行、浙江省人民政府的“浙江沿海战略研究”项目组.浙江沿海及海岛综合开发战略研究综合报告[R].2011.

 

[5]苏宁. 世界城市理论综述与启示[J].上海商学院学报,2010(11):71.

 

[6]倪鹏飞.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

 

[7]周蜀秦.基于特色竞争优势的城市国际化路径[J].南京社会科学,2010(11):150-155.

 

[8]屠启宇,金芳等.金字塔尖的城市:国际大都市发展报告[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9]王缉宪.中国港口城市的互动与发展[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2010.[10]大连市科学技术协会. 建设“大大连”的思考——加快建设大连东北亚重要国际航运中心专辑[C].大连: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2005.

 

打印    收藏
上一条:“舟山群岛新区”建设的经济范式和发展瓶颈
下一条:黄建钢:两岸换个思路 建立“西北太自贸区”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7 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电话:0580—2267345

地址:浙江省舟山市新城长峙岛海大南路1号

智者慧言